編輯手札|攝影師是恐嚇犯 日本東北落難記—Part1 青森睡魔祭

這是我初入行時的一段倒楣故事,當時是嚇得要死 血淚交織… 糟了!我已經開始寫回憶錄了嗎??? 事情發生在很多很多年前的七月夏天.. 當時向來喜歡走在採訪前線的總編大姐,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做一本「日本祭典」 ,採訪每年夏天從北到南、熱鬧萬分的祭典,總編大姐查了網站, 洋洋灑灑的將夏天的重要祭典依序列出, 便叫我們過去「認領」, 此生難忘的”劫難” 就這樣展開序曲….

我負責的是從東京到東北這一帶的祭典,看看舉行的時間 ,七月底前便必須出發才來得及 ,趕緊申請差旅費的預支款和準備相關的日文資料做功課,以及與航空公司洽談, 用雜誌內頁廣告來交換免費的機票, 等等一大堆出發前的雜事, 回過頭卻發現糟了! 七八月是採訪出差的旺季,公司裡的專職攝影師早就被「提領」一空 ,就連慣常配合的特約攝影師都被預約已滿 ,哪來的活口能跟我去日本呀?

情急之下, 透過朋友的同事的阿姨的弟妹的同學 ,找到一位曾經跟某雜誌配合過的攝影師A君, 願意簽這段檔期給我 ,對方也對日本祭典的採訪十分有興趣, 終於尋覓到攝影師的我,非常阿莎力 二話不說就幫他訂了機位、安排行程 沒想到….這位素眛平生的A君….正是苦難開始

下了飛機 ,在成田機場的綠色窗口將十四天期的JR PASS(日本國鐵券)啟用 ,未來這十四天靠這張PASS,就可無限制的任意搭乘新幹線, 以及日本國土境內任一條JR鐵道, 對於必須長程跋涉採訪的日本旅遊線記者來說, JR PASS比護照還重要 ,護照掉了可以補發 JR PASS可是遺失不補, 無論移動到哪都用得到它, 若沒這張針對外國人推出的特殊優惠票券, 每段單程的新幹線車資都高得嚇死人, 來來回回、累積起來的金額驚人, 根本坐不起呀!

我將JR PASS交給A君 ,交待這張票的使用規則 ,提醒他要收好, 便從東京的上野車站搭乘東北新幹線到八戶站 ,我先將行李寄在事先於網路上訂好的一家小旅館裡, 便立即動身從八戶車站轉搭約一小時的特急電車到青森, 採訪每年八月一日開始舉行 為期七天的「青森睡魔祭

靠海的青森, 夏天十分炎熱且短暫 ,忙於農事的人們難免會感到睏倦, 藉著舉辦熱鬧的睡魔祭 ,不但可以驅趕帶來睡意的睡魔, 還可以趨走帶來災害的惡靈, 間接有祈求五穀豐收、平安健康的涵意, 日本東北六縣有許多風格類似的睡魔祭典 ,以青森睡魔祭的規模最大 ,且已有270年左右的歷史

青森睡魔祭是日本東北四大祭典之一, 每年都有超過三百多萬人前來參加這個熱鬧沸騰的夏日祭典, 祭典的重頭戲是超過30台的巨大睡魔燈籠在大街上運行, 每台睡魔燈籠前還有數百、甚至上千名 穿著綴有銅鈴、戴著花笠、披掛著紅黃布條的「跳人」,隨著祭典節奏熱情擺動, 合力發出響亮的吆喝聲 ,歡聲雷動的場面宛若盛夏的嘉年華,熱力席捲全場。

祭典會場的範圍十分廣大, 將青森車站前方圓數里內的整區馬路都封起來 ,觀看祭典的人潮擠得水洩不通 ,更別說還有五彩繽紛的「跳人」舞群來回穿梭, 夜色漸暗, 青森睡魔祭的太鼓聲才正要喧天鬧響, 不甘僅止於觀看的遊客們紛紛心癢難耐 ,在路旁的睡魔祭服裝店裡租了「跳人」的服裝,,歡欣萬分地隨著節奏加入祭典的行列 為了捕捉每個精彩萬分的鏡頭 ,A君和我兵分兩路, 他混入跳人的舞群中用單眼相機拍攝, 我則負責用V8將祭典的熱鬧畫面錄起。

青森睡魔祭的睡魔燈籠每個都奇大無比 ,每台睡魔都需要二千人來輪流推行, 不只是單純的在馬路上行走 ,還會或左或右的疾衝向道路兩旁的觀眾群 ,引來圍觀人潮陣陣驚叫與歡笑聲, 隨著睡魔起舞的跳人節奏也十分簡單, 簡直可以用「歡喜亂舞」來形容 ,只要夠High ,管你是跳什麼舞步、吼啥調都行!

事情就發生在睡魔遊行即將結束的晚間九點半 ,拍到許多精彩鏡頭的A君,大汗淋漓地來跟我會合 ,我帶著他匆忙地回奔到青森車站 ,按照預定的時間想搭上最後一班開回八戶的火車(八戶是今晚投宿的旅館地點) ,趕到車站後 ,A君卻遍掏不著JR PASS ,問我說是不是在我那兒 ?我當時非常緊張,連忙跟他四處翻找, 眼見最後一班列車即將開走 ,我只好趕快先付錢買了車票, 先上車再說! 開回八戶的特急列車上擠得沒有座位, 我和A君只好與其他同樣沒有位子的日本遊客們站在車廂連結處的走道上 ,此時已確定找不到JR PASS的A君 ,鐵青著臉告訴我 ,JR PASS應該是弄丟了! 我簡直嚇傻了 ,弄丟了代表接下來二週的行程就沒票可用了 ,要一段段買嗎? 會破產的呀!

A君的臉色相當難看, 我也超想哭呀!但卻不能跟著慌, 我總得冷靜下來想想該怎麼辦 ….. 我衡量事情發生狀況,跟A君說: 「東西掉了就掉了,且也沒法補發了,我會跟公司說明這個意外的狀況,看能不能將之後的交通損失降到最低,但我無法保證公司會全額補助,或是要各分一半的責任」 我將話說的很慢,且帶著懇求的語氣,此時A君的臉色已非常凝重。 「接下來的新幹線交通費用,因我身上帶的日幣現金不夠,要麻煩你先用刷卡的方式支付…」

聽到這裡,A君沉默許久,在電車的搖晃中, 他的表情突然肅殺起來 ,嘴角抿起狠狠的威脅我: 「我不打算付這個錢,這些費用妳用報假帳的方法去銷帳,妳不肯的話,我就不拍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跟他講解沒有一家公司可以接受報假帳的行為 ,就算我願意冒險 ,這樣龐大的交通支出 ,我怎麼報假報得過去呀?

A君是鐵了心 ,恐嚇我絕對不可以將這件事跟公司呈報, 兇狠的語氣和態度,咄咄逼人 當時的我真的十分害怕 ,一來我跟他並不熟識 ,不確定他會不會對我怎樣, 二來這是青森鄉下 ,人生地不熟的能找誰求救? 害怕的我不確定該如何是好 ,不想答應他的要求、卻又不敢跟他翻臉, 又急又怕的我不自覺地眼淚就掉了下來….. 我的啜泣聲和他威脅的語氣 ,引起了周圍日本人的注意, 輕聲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A君覺得不大對 ,轉換態度用甜膩的語氣來哄我 ,要我答應他的要求 ,只要我答應, 他就會繼續拍下去, 當下 ,我只好勉強答應 …..回到八戶的旅館後, 我關上房門仍感到害怕與發抖, 到了半夜, 確定他聽不到我的動靜後 ,拿了手機溜到外面馬路的小巷邊, 打電話給總編大姐, 大姐那時人在大陸 ,電話不通 ,只好改撥副總編輯的手機, 情緒尚未平復且不知所措的我 ,將事情發生的經過說給副總編聽, 副總編告訴我, 出門在外安全最重要, 更何況我是個女生 ,她希望我編造個理由 ,將A君給支開, 讓他回台灣, 公司會再派一位攝影師過來, 但之前要設法將A君已拍好的底片都留下來, 畢竟人可以再派 ,但拍攝完成的底片是無法重來的

我要怎麼將底片留下 ,送A君回台灣呢? 我緊張的整夜睡不著覺, 模擬著各種說詞與攻防方法 ,隔天早上, 我跟A君表明說 ,我對他的態度感到非常害怕, 無法再跟他合作下去, 並請他將拍完還沒拍完的底片和相機電池還給我, A君大概也覺得昨晚的態度太過份 ,哄著我說事情沒這麼嚴重 ,不過是報個假帳嘛! 我不用看得太嚴重, 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合作下去等等

他的態度十分堅持、不肯走 ,我也十分堅持,堅持不要再跟他繼續下去 ,並立刻打電話到航空公司將他的機位更改回程 ,A君最後只好悻悻然放棄 ,願意將底片交還給我 ,並叫我到他的房間去拿, 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 ,我請他拿到旅館大廳的會客桌上來清點, 三百多捲的正片和電池攤在桌上(那是個數位相機才剛問世的年代),數量相當龐大 ,引起旅館櫃台人員的側目….. 清完底片後 ,我將A君送到車站 ,總算脫離這個惡夢!!

一個人走回旅館, 臉上淚痕未乾的我仍舊情緒激動, 櫃台的日本大哥和阿姨們圍過來, 問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事情的始末後 ,他們也覺得很驚訝, 頻頻安慰我說 ,人沒事就好, 並熱心的讓我免費使用旅館的電腦上網 ,讓我能用MSN跟家人和線上的朋友通訊 ,讓我的心情得到安撫, 副總編也在線上跟我說, 接下來會派一位熟識的攝影師姐姐梅君來陪我,但因班機客滿 ,要到五天後才有機位, 我必須要獨力進行接下來已排好的行程

隔天 ,旅館的日本大哥招待我享用一頓免費的早餐 ,鼓勵我打起精神 ,好好加油!! 誰說日本人冷漠 ,八戶旅館裡暖暖的人情味 ,讓我至今回想起仍深覺感動

🍀落難記Part2請看【編輯手札】攝影師是恐嚇犯 日本東北落難記…Part 2 秋田竿燈祭

🍀落難記Part3請看【編輯手札】攝影師是恐嚇犯 日本東北落難記…..Part 3(完) 山形花笠祭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