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冰雪 私の北海道春日派對

前年五月,因工作關係到北海道出差
正逢冰雪解凍的早春,我意外地見識到北國令人驚嘆的春天
11月到4月底被沉重的白雪所覆蓋的北海道
在微暖的春風吹拂下 向陽的南方大地上嗶嗶波波地出現許多陷落的小洞
鵝黃色的福壽草搶先冒出頭來,喜孜孜地宣告春天來臨!
北國的春天,比日本各地都來得遲
當南方大地早已被櫻花給淹沒的時候 北國的積雪才正要溶化
北海道的春意來得慢 卻被形容是「北海道の春は爆発である」
意思是北海道的春天是突然間爆發開來的
解凍的大地瞬間被嬌柔的小花與綠草所覆蓋
嫩黃色的福壽草、桃色的櫻花與淡雅的梅花
全都在短期間一口氣吐芽露蕊,迫不及待地向還裹著冬衣的眾人宣告春神降臨

日本的春天隨著氣候轉暖
就像是感染上某種名為「春天」的病毒 一路從南染到北
身為最北端的北海道 要到五月初旬才正式抖落冰雪 搭上春天的列車
像是要趕進度般 隨著氣溫急遽上昇
北國的春花彷彿是一夕間突然綻放
五顏六色的花朵取代色調單一的白雪,帶來春的喜悅
北海道的春天是短促的 只有一個多月就要將季節移轉給夏天
正因為短暫 所以感覺格外濃烈
許多開花時期相異的花種 在北海道會不約而同的一起開花
例如梅花和櫻花,本來二月開花的梅花卻跟櫻花同時在五月綻放
日本本州地區有句諺語說「梅花開了,櫻花還早得很吶!」
在北海道卻反其道而行

洞爺湖畔清冽的湖水邊 300多株梅花與數十株櫻花交互爭姸
道東遠輕町「太陽丘えんがる公園」的公園裡
像地毯般開放在地上的粉紅色芝櫻,和大紅色的鬱金香互別苗頭
潔白的水芭蕉在網走湖畔沼澤地裡冒出花芽
時有水鴨穿過花群,構成清新柔美的春日圖畫
此外,還有數不清且不知名的野生小花
在草地上、森林裡、溪水邊展露花顏
經過北國漫長的冬日,從冬眠中甦醒的花草們似乎更有韌性
其旺盛豐美的生命力令人驚嘆
還記得從函館開車北上的時候
途經一處休息站,不經意地登上休息台三樓的展望台
卻意外看到難忘的美景
淡淡藍灰色的函館駒之岳橫亙在遠方 前方則是粉色的櫻花花海
比起斜落在京都瓦簷上的古典味櫻枝
我必須承認北海道的櫻花更讓我震撼
那種原生於大自然、與山色海景合而為一的開闊風景
讓我許久說不出話來

同樣的美 出現在三天後途經的美瑛
五月的美瑛,觀光客不多 薰衣草和向日葵皆不見蹤影
正因為別無期待,當車子轉進一處山坳
豁然出現在眼前的油菜花海 那一派嬌媚的春日姿態讓我大感驚豔
原來,油菜花是田園耕種期前的肥料
能滋養土地,一畝畝鵝黃色的油菜花
襯著不遠處尚積著殘雪的夕張岳
不可思議的北國春景就這樣闖進腦中的影像庫
構成美麗的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