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小姐陰陽眼!房間裡有鬼?

採訪故事
世上的事總是很弔詭 明明是戀家的巨蟹座
卻吃了記者這行飯 365天有180天都在國外流浪
明明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阿飄」的膽小鬼 卻一天到晚一個人住飯店。
為了避免任何「見鬼」的機會
我不但堅持不住靠近逃生門的房間
進房間前一定會先敲門跟「兄弟姐妹」打招呼
一個人住頂級的峇里島Villa還要將所有會飄的落地窗簾都綁起來
在床頭上祭上一冊大悲咒、檯燈旁供起觀音相片 枕頭旁還要擺本聖經才肯入睡
沒想到 還是碰到了沒有腳的東西來敲門
事情發生在日本三重縣
一切都從遇到那位擔任全程翻譯兼褓姆的小蘋開始說起….
初見小蘋
是在伊勢的一家民宿
小蘋當時還是名古屋大學博士班的學生
趁著論文準備的空檔 應當地觀光協會的邀請來當我們的翻譯 順便賺點學費
那家民宿是家有百年歷史的兩層樓木造建築
雖不是特別老舊但也絕對陰暗
是那種推起紙門還會刺耳地嘎嘎作響的老房子
老闆娘說他們的房客 都是來自歐美等地的外國人
甚至還擁有英文網頁
這種特別只針對外國旅客住宿的民宿 在日本的鄉下地方真是十分少見
老闆娘說 是因為外國人特別喜歡住日本的古民家 想體驗日本老式建築的和風之美
小蘋看起來不是一下子就話熟的女孩子
吃晚餐時也不多答話 脖子縮得緊緊的看起來有些心事
沒想到晚餐後她卻緊張地湊到我旁邊
說希望晚上能跟我一起睡 還要求晚上一起洗澡
大家都是女孩子嘛 一起睡和洗澡是不奇怪
但我們才認識不到三小時耶 這樣會不會太熱情?
想說
那既然要一起睡 不如將同行的女攝影師美玲叫過來
三個女生睡在一起晚上聊聊天也熱鬧
小蘋將被褥搬到我們房間後就明顯地開朗
話也變多了 三兩下就聊開 看來也是個性情爽朗好相處的女孩
初見面時臉上的陰鬱應該只是怕生吧!?
沒有任何娛樂 連電視機都沒有的民宿真的頗無聊
於是我們就早早闔起無法上鎖的破紙門
扭了扭暈黃的60瓦燈泡準備熄燈睡覺
怪事,應該說怪聲 就在半夢半寐間發生
沒有任何家具的榻榻米房的角落 傳來沉重的搬動聲
就好像五斗櫃在地上拖動的聲音 還有悶悶地抽屜開關聲….
我覺得很奇怪 拉起被子的一角往那兒瞄 卻沒看到任何異狀
只有角落空無一物的闇暗 以及牆壁上深深、深深的暗影
我害怕地縮進被窩 沒敢研究那暗影會不會動
轉身卻看到睡在旁邊的小蘋挨了過來
用同樣害怕的眼神暗示我趕快閉眼睡覺
一度消失的碰撞聲又響起
還夾雜著女人的說話聲
好像是從天花板和牆壁間的方向傳過來……講些什麼並不怎麼聽得清楚
緊閉著眼卻難以入眠的我
只好安慰自己說 一定是從隔壁傳來的聲音
隔壁一定住著愛在三更半夜找東西的歐巴桑啦!
加上旁邊還睡了個號稱八字很輕的攝影師美玲
若真有什麼怪東西的話 美玲應該不可能還能睡得呼呼有聲
阿彌陀佛菩薩保祐 再怕也敵不過白天趕行程的疲累 我還是睡著了
清晨的老民宿還挺漂亮的
曼妙的陽光穿過透天的中庭灑在穿廊上
吃早餐時 小蘋終於招認她其實有陰陽眼
一進門就發現這個老房子的詭異之處
原來曾是古時商旅客棧的這家民宿
留下了不少「沒出去」的「旅客」
加上又是路衝 門口時常發生車禍 格外聚集陰氣
原來 沒有日本人敢住這家民宿事出有因
日本鬼總難以跟金髮老外”溝通”吧!
雖然那晚我沒看到什麼
但小蘋可是看得真切
這個嘛 膽子超小的我連事後寫出來的勇氣都沒有 真是抱歉
好家在 之後的採訪途中就沒再碰過奇怪的事
只有在住到一家小島上的溫泉旅館時 小蘋又唸唸有辭了起來:
「OK啦!這旅館只有些動物靈,不礙事!」
我剝著龍蝦尾的手….瞬間凝結。
阿彌陀佛!
我們做旅遊這行的
幾乎都曾碰過毛毛的事
有時真的不要太鐵齒
記得有次住在大阪的一家飯店
我被分到逃生門的房間 打開房門後就是覺得不對
決定相信直覺的我立刻下樓跟櫃台要求換房
因當天同等級的房間已滿
飯店公關問我為何要換房間
是設備還是服務不好嗎?
因說不出具體理由
只好硬著頭皮跟他講是因為台灣習俗的關係
聽完抽象的民俗解說後 他更迷惑了
問我說 那我有遇到過嗎?
我一臉堅毅地回答:「沒有,也不想有。你是換還是不換!」
倒楣的日本人難敵我的厚臉皮
不但答應換房間 還換了間全新的豪華套房給我
樂得我將同團的另一位女記者叫過來
享用免費的客房香檳、開個睡衣派對
誰推薦這篇文章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